欢迎光临!

正文

岷王朱音埑:只要给钱,我什么都敢干

Jun 10
admin 2022-06-10 15:55 产品中心   浏览量:   次

岷王是朱元璋第十八子朱楩及其后代的封号,朱楩最初被封在甘肃岷州,不过朱楩没有前往就藩,因为朱元璋决定让他去镇守云南。不过朱楩并没有实现朱元璋的愿望,朱楩根本斗不过云南的地头蛇沐家,期间还被朱允炆废过一次,朱棣夺位后恢复王爵重回云南再次一败涂地,最终在他的不断申请下,他被迁移到了湖广武冈州居住。

朱楩外战外行,内战也外行,他根本就不懂得治家,以致岷王府内一片混乱,先是世子朱徽焲和次子镇南王朱徽煣打了起来,朱徽焲为了弄死朱徽煣,上告朱徽煣“诬毁仁庙,诽谤朝廷”,结果最后被证明是子虚乌有,朱徽焲被废最后死去。世子被废,自然排行老二的朱徽煣接班。

朱徽煣是在和哥哥斗争中争夺来的这个王位,一般这样上位的皇帝亲王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再争夺王位,特别希望自己的后代平稳的按照程序继承王位。

因此朱徽煣继承王位后,就申请希望将他的长子朱音埑立为岷王世子。经过两年多的坚持,最终景泰帝在景泰五年同意朱音埑为岷王世子。

朱徽煣是一个好爸爸,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后代能够永远占据岷王这个爵位,不落入旁支中,他将自己的兄弟都给清理干净了。大哥已经死了无后,老四老五被他逼得经行了儿戏般的造反最后被废,老三也被整得不敢再参与岷王的争夺中,因此朱楩五个儿子就他这一支独大,他安心的死了。成化元年朱音埑继承明晚王位,成为岷王历史上第一位以世子继承王位的人。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当年看到父亲和自己的叔叔大爷为了王位争得你死我活,认为这个王位一定非常好,不好会有那么多人争夺吗!可是今天坐上了才知道自己面临的一堆破事,让刚刚当上岷王的朱音埑焦头烂额。

首先是安全,武冈州位于湖广西北,这里靠近少数民族地区,而这些少数民族并不服从明朝政府管理,一不顺心就造反,而武冈城小守卫少,每次出事,朱音垽都要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结局;其次是武冈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在这里居住实在没有意思,没什么可享受的;最后就是自己的俸禄太少,这是个遗留问题,朱楩作为亲王本来的俸禄应该是一万石,不过朝廷并没有按照规定发放,能够拿到一万的很少,大多数都在千位发放。朱楩因为胡作非为被朱棣厌恶,最后俸禄被减少到了六百石,这点俸禄怎么够这一大家子用,最后在他的一再申请下,增加到了一千二百石。朱徽煣继位后一再申请最后增加到了一千五。

因此朱音埑作为亲王连一个首封郡王都不如,首封郡王还有两千石的收入。可是朱音埑一继位就接到一个令他十分沮丧的消息,就是他还要向朝廷还债。

岷王怎么还欠朝廷的债,原来他的父亲朱徽煣最开始是镇南王,有一笔镇南王的收入每年二百五十石。朱徽煣成为岷王后,这笔收入应该停了,专领岷王收入,不过朝廷忘了这件事,依然照常发放,而朱徽煣暗喜多了一笔收入也没有说,因此这份禄米一直发放了二十多年,多达四千石,最后终于被发现,于是相关部门奏请让岷王还债,具体说就是从他每年一千五百石俸禄里扣,直到扣满四千石为止。

这对朱音埑来说无异于致命打击,本来就没钱,还要还钱,自己就那么点俸禄,这四千石俸禄要还到什么时候,估计自己一辈子都还不完。

不过明宪宗很体恤这个穷亲戚,他表示岷王的情况他知道,这件事发生在他父亲的时候,他就不要算了,以前的也不用还了。

多亏了皇帝,朱音埑才避免了吃糠咽菜还债的日子,岷王太穷了,这怎么行,自己当藩王是享福的,不是来受罪的,因此朱音垽梦想着发财致富。要想发财就要有个好地方,武冈这里穷乡僻壤没什么发展,因此朱音埑向明宪宗申请调离,具体来说就是去长沙,那里可比武冈繁华,也更利于自己发财致富。

不过明宪宗却没有答应,你想去好地方我同意,其他人呢?大家都想去好地方,哪有那么多好地方让你们选,都在原地老实待着。

搬家搬不走,那就只能在武冈这里想办法捞钱了,虽然正经的买卖挣不上钱,但是自己是武冈最大的土皇帝,因此他充分利用自己势力在武冈开始编织一张自己挣钱大网。

朱音埑秉承着只要能挣钱什么都干,只要给钱我什么都干的原则开始了他捞钱的生涯。

朱音埑倒是很聪明他从不亲手参与捞钱,而是通过他人,想让自己的儿子和女婿一起合作,将武冈的官府粮仓里面的粮食拿出来公开倒卖,然后将朝廷发放的大明宝钞强制以高价兑换成金银,要知道大明宝钞基本上相当于废纸,而在他这里却可以变成硬通货;同时朱音埑派校尉廖显打着岷王的旗号强制“倍收米价,官市茶芽”,垄断武冈的商业流通,使得武冈脆弱的商业市场崩溃,人人怨声载道。

在生意场上大赚特赚的同时,他还让长史潘濂以自己名义公开收钱办事,只要给钱自己就以岷王身份给他摆平各种麻烦,办各种事务,一时间岷王府门庭若市车水马龙人满为患,朱音埑赚的盆满钵满,终于体会到有钱的乐趣了。

不过朱音埑并不是合法赚钱,干的都是非法买卖,自然会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最后这件事传到了皇帝耳中。不过皇帝却不以为然,毕竟不是造反,因此只是训斥了一番将相关人员处罚了事。

这个结果对朱音埑来说无关痛痒,毕竟那帮干活的人随时可以换只要自己没事就行,于是朱音埑接着他的非法收钱,最后收钱收的差点出了事。

前面说到朱音埑的爷爷一共有五个儿子,老大老四老五被废都没了,只剩下朱徽煣和老三江川王朱徽煝。

到了成化十二年的时候,第二代江川王也就是朱音埑的叔伯兄弟朱音坄去世,他没有后代,因此江川王一系面临着除封问题。

本来朱元璋规定除了首封亲王,继承的亲王如果没有子嗣可以从旁支郡王继承,而郡王则不允许这样做。不过这条在正德嘉靖年间之前并没有严格落实,有一些郡王旁系通过各种关系成功地继承了郡王王位。

因此当朱音坄去世后,他的弟弟镇国将军朱音垫希望继承王位。不过他自己说不行,要通过所属亲王上禀。

朱音垫知道自己这位大哥爱钱如命,没有空手来,而是带来了丰厚礼品,表示岷王这一系就剩下咱们这两支了,现在自己的哥哥去世了,没有后人,江川王如果没人继承,就要除封,因此请岷王看在爷爷的份上让他们这一支能够延续下去,让自己继承王位。

朱音埑一想确实如此,爷爷这一脉如今就剩下自己这一脉和江川王了,如果江川王被除封,那么自己这一脉就太孤单了,自己也对不起爷爷,他又看了看朱音垫带了的礼品,也很心动,连忙表示那是自己肯定会向皇帝上奏,决不能让叔叔这一脉中断。

朱音垫满意走了,没想到他走了,朱音坄王妃刘氏又来了。原来这位王妃在丈夫死了后,得知小叔子去找岷王了,一定是想争夺王位。自己没有儿子,如果小叔子当了江川王,自己这个嫂子肯定会被赶出王府,为了自己能够永享荣华富贵,她想出了歪主意,首先让一个宫女假装怀孕,然后从外面抱来一个孩子假装是朱音坄的遗腹子然后准备让他继承王位。

当然这件事也要岷王最后同意才行,因此刘王妃来找岷王,当然她没有说自己的计划而是表示朱音坄生前宠幸一名宫人,后来怀孕了,生下遗腹子,因此希望岷王向朝廷申请让这个遗腹子继承王位。

朱音埑听了大吃一惊,朱音坄有遗腹子怎么事先没有听说,这个时候冒出来了,这其中不会有问题吧?如果是假的,“紊乱宗枝”这可是重罪要杀头的,自己还没有享受够,因此他马上要拒绝刘王妃。没想到刘王妃看到朱音垽要拒绝,马上拿出了“凭证”,大量的金银财宝,并且表示只要岷王同意申请,自己还会有孝敬。

看到这些钱,朱音埑坐实了其中有诈,否则这点事还有送钱!不过这件事性命攸关,只怕这钱没命花啊!如果拒绝,自己又不舍得这些钱,最后思考半天他认为“富贵险中求”,自己这里天高皇帝远,岷王一系关注的人不多,因此他最后同意了刘王妃的请求。

当这个消息被朱音垫知道后,他大吃一惊,自己的哥哥怎么会有遗腹子,如果这是真的应该在哥哥死前就说,绝不会在这个紧要关头皮罗出来,这一定有问题,他再一打听岷王已经同意刘王妃准备要让这个有问题的遗腹子继承王位,他气的大骂朱音垽收钱不办事,他决不允许属于自己的王位落入他人之手,尤其是不明人之手,于是他急的不顾朝廷藩王没有命令不准离开封地的禁令“出城欲赴京诉之”,私自出城这件事惹得明宪宗很生气。不过他这一闹,让刘王妃害怕了,用他人之子冒出王子的计划破产,吓得她赶紧取消了这个计划,而朱音垽也不敢再上报,因此最后这件事以朱音垫过于关心皇室血统以致听信谣言,被训斥一番作为了结,最后还是朱音垫当了江川王。

就在朱音埑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一劫时,这一年韩王府汉阴王一脉爆发了冒充宗室的案件。

操作和刘王妃一样,都是郡王无子,王妃以外姓之子冒充郡王的遗腹子袭爵,最后被揭发,汉阴郡王被追废为庶人,王妃还有娘家一门全部处死,就连韩王都受到相应处分。

一听到这里,朱音埑害怕了,如果自己真的收钱帮助刘王妃,被朱音垫这一闹,自己被革爵也是轻的,因此他成天提心吊胆生怕这件事被人知道,很快就生病以至于卧床不起。

病倒在床上朱音埑才知道什么金钱什么荣华富贵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生命和亲情。

朱音埑一心捞钱,甚至于差点把命都丢了,可是自己却没办法再享用这些金钱,而且他为了钱没有顾及家人,以至于他的长子朱膺鉟和自己一点也不亲,压根就不把自己当回事,自己病倒了连看都不看。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次子安昌王朱膺铺为人孝顺,“侍奉汤药,晨夕不离”,让自己病重期间体会到了亲情的重要,能够安详的走到人生终点。成化十六年,四十九岁的岷王朱音埑在武冈州去世。


    万喜堂平台,万喜堂官网,万喜堂网址,万喜堂下载,万喜堂app,万喜堂开户,万喜堂投注,万喜堂购彩,万喜堂注册,万喜堂登录,万喜堂邀请码,万喜堂技巧,万喜堂手机版,万喜堂靠谱吗,万喜堂走势图,万喜堂开奖结果